关注生活时事_生活信息网站

相识20年邻居为车位翻脸‧义务照顾看他长大‧老妇:阿Boy打

时间:2020-07-26  作者:
相识20年邻居为车位翻脸‧义务照顾看他长大‧老妇:阿Boy打(吉隆坡22日讯)76岁老妇申诉,她因组屋停车位与相识20年,彼此守望相助的邻居夫妇发生争执,结果遭对方的儿子拳打脚踼,仅有40多公斤的她不堪重击,撞向铁门倒地,头部轻微震荡,后肩及左脚小腿也受伤,被迫住院一天,几天也下不了床。住在吉隆坡金三角区内4层楼组屋的单群珍,週三在儿子陈建源(42岁)陪同下召开记者会。住在底层的单老妇声称,她与住在4楼的陈姓家人相识二十载,后者有困难时,她义不容辞给予援助,陈姓家人忙于工作,她也义务帮忙照顾年幼的孩子。“没想到,这个孩子(阿boy)长大后,竟然会动手打我,而他在旁的父母也没及时阻止;即便我被推倒在地,他们还是不理。”老妇一把眼泪,哽咽道出事发经过。她们居住的组屋因位于市中心,常有外来者佔用住家停车位,租户们只好用花瓶或其他物件“霸位”,好让家人下班回家后有停车位。“二十多年来,一直都是这样。我每次都有霸两个位,孩子可以停,楼上的陈先生也可以停;有时候其他邻居有急事,我也一样通融,只要把车驾走后,要记得再霸位就可以了。”提醒“霸位”却遭殴打据了解,这是该区“不成文”的文化,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。老妇指出,直到今年的7月,陈先生经常把车移开后都忘了“霸位”,导致停车位都被非租户佔用。她说,她曾多次拨电提醒陈太太,但都没用;两人因此在电话中发生口角,她承认,她在口角中的态度不好,但也未恶言伤人。今年7月25日晚上9时,陈先生再次忘了“霸位”,单老妇因此上楼欲与陈姓夫妇理论,恰好遇到下班回家的“阿boy”,后者看见老妇就出言相骂,命令老妇立刻离开他家。“我问他为甚幺这幺兇,怎能这样对婆婆?结果,话还没说完,他就一脚踢向我的左脚小腿,再用拳头打我的头,打了好几下。我承受不住,身体往后撞向他家铁门,跌坐在地上,撞伤后肩。”单老妇形容,“阿boy”当时的表情似要置她于死地,看到她倒在地上了,还要继续打她,她害怕地叫喊,楼下的孙子听见赶上楼,才阻止这场“闹剧”。较后,其儿子也赶到现场,带她到医院挂诊及报案。母每週两次看铁打陈建源说,事发当天,他在接到通知后就赶回家,把母亲送到吉隆坡道华佳医院挂诊,因为担心瘦小的母亲在碰撞中发生骨折及脑震荡,医生也替母亲照X光及检查;但由于母亲一直头晕,也无法起床,医生建议留院接受观察。“幸运的是,母亲没有严重受伤,但因为是私人医院的关係,医药费总计2300令吉。”他指出,母亲的小腿虽没有明显伤痕,但现在还是会痛,所以平均每週两次,他都必须带母亲到同善医院看铁打医生。追问调查进展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刘开强声称,他将协助单老妇致函予金马警区主任,向他投诉及追问这起冲突案件的调查进展。他声称,涉及伤人的阿boy其实已抵触刑事罪,警方不应草草了事,提控与否都必须给事主一个交代。“警察常呼吁民众要报案,结果受害者报了案,警方却未採取行动,间接降低了人民对于警方办事的信心。”刘开强也劝勉,无论遇到任何争执,应和气地解决问题,而非使用拳头。在这起冲突事件上,他希望父母必须灌输孩子正确的观念。另外,他将协助单老妇联络陈家,以查探对方是否愿意公开道歉。老妇:小时叫我婆婆似孙子事隔两个月,提起此经历,单群珍仍然觉得痛心。对于“阿boy”的恶行,她感到失望。“小时候的他很乖,他要甚幺,我都会买给他,就连一百多令吉的机器人也一样。过去,他一直叫我婆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我的孙子。”单老妇声称,陈家3个孩子年幼时,都由她义务照顾,未收分文。两家楼上楼下,关係良好,“阿boy”长大后,还是叫她“婆婆”,她不解两家人最后为何会因为停车位的小事,而变成这个样子。促道歉赔2300医药费“拳头事件”让两家过去的情谊已无法修复,陈家不再把车子停在楼下,两家人也不再有任何交谈。但是,单老妇认为,“阿boy”必须对这起伤人事件负责,而陈家也必须赔偿2300令吉医药费。陈建源声称,陈家至今仍未对伤人事件,向母亲(单老妇)道歉,打了人竟然还可以若无其事,让他感到气愤。他与母亲都希望,“阿boy”与家人可以拿出“良心”,诚意地向单老妇说声“对不起”。未见过查案官陈建源申诉,警方在处理这起冲突事件时,办事效率欠佳。自7月25日报案至今,他不曾见过查案官,后者也多次爽约,不曾到案发现场向母亲录取口供,或传召他们协助调查,令他及家人对警方失去了信心。他指出,报案当天,他在警局等了查案官两个小时,后者以塞车为理由,无法赶到警局而要求他先行回家。“查案官说,他会到我们家了解情况,但等了几天,还是没有见到他。”在这两个月里,他4度到警局,一样找不到这名查案官。他说,他与哥哥曾多次拨电及传送手机简讯联络对方,但对方每次都是给了一个时间,说会到家里,最后还是爽约。陈太太回应:儿遭挑衅才推开老妇对于儿子阿boy殴打单老妇,陈太太声称,她儿子没有打人,反而是单老妇先动粗,抓起儿子衣领,指着他的脸大骂:“你想打我啊?”,儿子在争执时推开老妇,并非后者所指的拳打脚踼。老妇大吵大闹陈太太週四接受《》询问时指出,基于儿子未动手打人,他们未打算道歉及赔偿医药费;即便警方前来调查,她也不担心,因为她们是清白的。她披露,两家人过去因停车位事宜而吵过无数次,但每次都是老妇在骂,她在旁忍气吞声。“事发当天,老妇骂到楼上来,从晚上8时骂到9时,下班回来的儿子看见,原本只是站在门口打算等老妇离开再进来,但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最后忍无可忍,才问老妇到底想怎样。”结果,单老妇就抓起儿子的衣领,指着儿子破口大骂。陈姓夫妻见状,立刻分开两人。陈太太负责拉开儿子,而丈大则把老妇拉到门外。“两个人分开这幺远,儿子哪能用脚踼她?反而是她自己还不走,一直站在门口大骂,还丢东西进来,后来还跟自己的孩子说我们打她,然后自己躺在地上说头晕。她大儿子要拉她走,她自己还用手拉着我们家的鞋架,双脚则勾着铁门,不想离开,只是一味在大吵大闹。”夫道歉反被骂陈太太声称,丈夫见了只好跟她讲对不起,反被老妇恶言相对,“她反骂我老公,如果她找人来强姦我的女儿后,是不是可以讲对不起?”她指出,单老妇在骂人时,都是如此恶言相对,说的话都非常难听。对于两家人因为停车位的问题而吵成这样,陈太太表示无奈。她解释,不是丈夫不要替她“霸位”,而是丈夫开车离开时都是凌晨,附近治安不好,常有抢劫案,所以丈夫在上车后都会担心而不敢再下车,拿木板霸位。“其实只是很小的事,但她一直吵一直吵,我们也没有要跟她争辩,更不打算要停在她那里,只是有时真的没位子,才这幺做。”另外,询及单老妇强调替她义务照顾阿boy,不收分文,陈太太声称,阿boy当时才3个月大,以当时的市价,她每个月都付250令吉的费用予对方。‧2011.09.22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