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生活时事_生活信息网站
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时间:2020-07-17  作者: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从在伦敦繁忙街道上和「缠人彼得」与「神奇米奇」贩售仿冒品,到打败冯迪索和巨石强森成为好莱坞当红动作巨星,这个男人一直都懂得如何向世界推销自己的方法。

当红的动作明星杰森.史塔森正说着他的第一份工作,曾经他是名跳水选手。「好几年前有个男的,每天都会到我们受训的水晶宫。他的名字是『疯狂哈利』,这人就是不懂跳水自救。每天,同个时间,他会在游泳池关闭、好让我们进行训练前,爬到跳板的最顶端,差不多十公尺,用他的肚皮跳水。每天都这样蹦一声!我们只能面面相觑,想着『靠,来个人教他怎幺跳水吧。』」

史塔森坐在以高级藤製家俱装饰的花园的磨石子地面上。他的房子沿着好莱坞山丘向下延伸。这栋房子非常宽,但不深,每间房间从左到右来看相当宽敞,而前后较窄。他将身体屈进椅子中,打着赤脚。他不算魁梧──加上那双赤脚显得体态灵活,合宜,看上去比47岁年轻。
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他说个不停。没有一次,真的。他用你希望大家也能跟进的方式说髒话,有些人可能还会想加上惊叹号,来表示他的热情。当史塔森看着他唯一的听众时,眼睛会直接看进你体内,让你觉得自己是不是惹了什幺麻烦的那种感觉。

不知为何,他看起来总像在不爽、郁闷、受气。愤世嫉俗。浓黑的眼珠。锐利的眉型。因怒气纠结着。他听事情时总爱偏着头,语气充满质疑,不断问:「所以是谁?」随着每句话,眼睛周围的肌肉开始收缩,眉毛挑得更高。瞇紧。

他很吓人这件事似乎让他乐在其中。他不皱眉,不使用流行语,眉毛表情千变万化。他就是他。一枚硬汉。开车也很猛。即便只是谈到疯狂哈利,那该死的潜水员。

「我觉得他不知道自己在干麻。很明显。你必须找到正确的抛物线。你必须评估翻转速度。这需要许多物理计算。你得找到不会扯自己后腿的方式。你得稍微懂一些东西。毕竟如果你以蛋蛋着水的话,相信我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」
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史塔森的口吻像是什幺都懂,了解物理计算的男人。影响来自身为高等运动员时发展出的直觉(他在英国国家跳水队待了十二年),在伦敦黑市工作时学到的教训,以一捆捆用橡皮筋扎起的钞票维生时学到的原则,他的话语都像真理般刺痛。

不是抽象的真理,也不是核心道理,只是最纯粹的真理。父亲让他明白许多鸟事,像是大学你必须自己想办法撑过去。不容质疑。每件事都清清楚楚:他并非在好莱坞发迹。他的背景不太一样,而他也从不介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过去。这是真实人生。

他的一切,让你很容易被他说的故事给掳获,就像被他开车时被塞在后车厢的人,或杰森.史塔森电影中的笨蛋。对于这种气势,可以用电影名称形容:《偷拐抢骗》、《快克杀手》、《落日杀神》、《致命谜情》、《玩命对战》、《夜刑者》。还有这部,《玩命快递》。动作、赛车、追逐、犯罪。

不过,在保罗.费格的新喜剧电影《麻辣贱谍》中,史塔森饰演一个带有自己风格的荒谬搞笑角色,其他演员还包括玛莉莎.麦卡锡跟裘德.洛。「杰森让每部电影变得更棒,」费格描述自己为何要将《玩命快递》的主角拉进玛莉莎.麦卡锡主演的片中。

「我讨厌假装自己很有趣的喜剧。杰森不用尝试。他的幽默与生俱来。在每部电影里,大家都会被他自然的言谈吸引。从第一部《快克杀手》,我就懂他的幽默。这部片超荒谬。
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他在里面棒透了。」关于讚美,史塔森只是耸耸肩。「对于演出该死的喜剧,我其实一直很焦虑,因为这些喜剧要不是超棒,就是烂透了。至少在拍摄动作片的时候,你知道大家都在期待汽车追逐场面。

即便有人不爱看,但有更多人爱。而难看的喜剧就像垃圾。好在这部片成功了,我必须将大部分、或全部的功劳,归给保罗与编剧。」澄清一点:史塔森并不是想暂停拍动作片。在他刚拍完《玩命关头7》,《麻辣贱谍》的机会来了。他开心地接演,他需要工作。

他总是一部接着一部拍。他有自己的信念。「这是一种农夫的态度,」他解释。「趁太阳升起的时候工作。当你到处閑晃、什幺钱都没赚到的时候,这种感受不好。因此终于有机会赚钱的时候,总是很难开口说:『那配不上我。』

你必须找到平衡,而这个平衡确实非常难取捨。」接着,他回答了一个没人提问的问题。「我是否接太多电影?有可能。但说真的,你总不会故意把事情搞砸,有太多参与因素了。」

他说,电影就像赛车。包含各种元素。「车子底盘可能像是导演。而摄影指导是车轮。不同的电影,有不同的元素。这些组合会改变。有时你会开到法拉利,所有的零件都是最棒的。有时你会开到飞雅特的Panda,什幺鬼都没有的东西。」这是一个阴郁的类推。

杰森史塔森不为人知过去 跳水推销员变救命大叔

他喝了一口水,咬紧下颚。「提到电影,我总是试着找出法拉利,」他说。「当你必须和史柯西斯、克里斯.诺兰等大咖级人物合作时,你不太需要担心自己等下要开什幺车比赛。你会真的需要飙车,而不是骑在该死的驴子上。」

这次,他被提问了:你曾经有在首映会上, 看完最后剪辑的成果, 心里却想着, 「天⋯⋯」?史塔森稍微睁大了眼睛。「真的,我想大多数情况都会那幺说。真的。」他像猎犬般大笑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